兰希

圈名随时改/冷cp体质/aph+欧美坑/渣文手一只

I AM BRITAIN, I CARRY ON

I AM BRITAIN, I CARRY ON


*国设注意,英先生个人史向

*渣文笔抱歉

*应该有后续,关于衰落之后英先生的carry on,当然还有经典的二战之后英国的keep calm and carry on

*灵感来源于之前lof上 @昀阁^ 昀阁太太的图,we shall never surrender和I will make you great angain,再次向太太表白!不过文笔废还没写到ww1&ww2之后的内容......


  1. DARKNESS

不列颠那时刚刚从堆积成山的尸体堆里站起来,第一次看见这个充满杀戮的世界,祖母绿的双眼中盛满了茫然。下一秒,他听见了剑矢破空的声音。于是他无师自通地拔出剑,投入了第一场战争。

彼时他刚刚从罗马帝国的铁蹄下杀出一条生路,才刚刚拥有自己的第一顶王冠,总是在一阵阵不真实的晕眩中浑身颤抖泪流满面。

他毕竟还太年轻,年轻到白皙脆弱的颈部承受不住尸骨堆积起的王冠,年轻到柔软细腻的双手还举不起献血浇筑成的权杖。

那时的不列颠,还不习惯用族人献祭自己的王权,也从未用利刃砍下涂抹过圣油的头颅。还不成熟的国家尚未熟悉世界的法则,只是在一次次挥剑中压下胃部的翻涌,在通体的战栗中贯穿侵略者的躯体。

尽管不列颠一直在脑海深处否认,但是他确实开始渐渐迷恋大大小小的战役。在最初几次撕心裂肺的干呕之后,不列颠难以自制的发现他全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随着喷溅而出的鲜红一起兴奋的喧嚣,他听见自己灵魂深处对战争潜意识的渴望。

扩张,侵略。更多的战争。无法抑制的渴望。

后来不列颠才知道,这就是身为国家的诅咒,他们永远不能抵抗战火的诱惑。

只是年轻的不列颠那时还会大汗淋漓地从一片黑暗的睡梦中惊醒,恍惚间觉得天上有无数的英灵在哭喊他的名字,问他可曾试图洗清过手上的污秽。于是他走出房间,仰望着繁星点点的夜空,看到的却仍旧是一片黑暗。

I have no choice,I just carry on

不列颠把指甲深深的掐进手心,然后摊开手,看着血痕飞速的愈合。选择是属于人类的,而他只能浴血而战。


2. The bloody Crown

不列颠常常漫步在圣玛格丽特教堂附近,手上把玩着大英帝国最贵重的一顶王冠。

空空如也,涂满了王室的献血。

此时的不列颠,已经习惯了体内时不时传来的灼烧般的痛楚。

不过又是一场骨肉伤残兵戎相见。

他走进教堂,将王冠戴在头上。让鼻腔被铺天盖地的铁锈味铺满。

The King Kills The King,The Queen Kills the Queen,王冠更迭一次就是一阵已经麻木的疼痛。

这就是我的王权,这就是我肮脏的王权。不列颠有些无奈的想,我的王权建立在我子民的尸体上,用他们填满我纯金打造的的王冠。

千百年来,不列颠只是静静地看着他的孩子们自相残杀,然后他单膝跪下,向活下来的那一方宣誓效忠。

他还记得那一天手握十字架的母亲,

那个13岁的母亲,手里抱着私通生下的王室血脉,只想用婚姻给自己和孩子寻求庇护。

最后不列颠看着走投无路的她终于下定决心,一人串起了红蔷薇和白蔷薇,用兰开斯特和约克的血染红了都铎玫瑰。

他还记得那些年的伦敦塔,轮流关押了不列颠最高贵的一对姐妹,

妹妹为了宗教处死姐姐无数的子民,姐姐为了稳定的王座签下了妹妹的处决令。妹妹与别国君主一起觊觎英格兰的统治权,姐姐将妹妹囚禁于不列颠最为坚固的监狱。宗教与王权一起争端,便是又一次的生灵涂炭。

那天,不列颠静静地站在断头台旁,看着刽子手斩下了第一颗被加冕过的头颅,而他们受命与另一位涂过圣油的王。

不列颠看着斯图亚特俯下身,黑天鹅绒的外衣下是一条火红的衬裙,如同一簇燃烧的火焰,亦如同殉道的圣女在断头台上挥洒最后的信仰。

然后他轻轻微笑了一下,毫不犹豫地摘下王冠戴在了都铎末裔的头上。

Long Live The Queen,不列颠如是说。

很久以后,有一位不列颠已记不清姓名的王问他,不列颠,你会惋惜吗?那些鲜血,你会心痛吗?

惋惜什么,陛下?

你知道......那些失败者,他们很多只是被家族血亲纂位,但是也陪你走了一段繁荣昌盛的日子,你会回想起他们,为他们心痛吗?

Never Ever,

不列颠又微笑了起来,他笑起来很好看,薄薄的嘴唇微微上翘,祖母绿的眼睛纹丝不动,

I just carry on.

坐在王座上的人探究地看着不列颠,很快收回了视线。他张开了嘴,想说什么,最后只是轻轻闭上了眼,靠在坚硬的王座上,好像只是想要休息。

这位国王也在另一场动乱中逝去之后,又过了很久。久到不列颠已经将自己的旗帜插满了全球四分之一的领土,久到一时之间海面上都飘扬着黑色的旗帜。

那天不列颠站在某个殖民地金壁辉煌的宫殿前,当风吹起他天鹅绒的披风时,他突然又想起了那一天那位国王的问话。

他仰起头,就像他年轻时那样,看着夜幕上的满天繁星,然后闭上眼,任由无边无际的黑暗淹没自己。

I will never turn back because I dare not,

他轻声回答,好像那位国王就坐在他旁边的王座上,

out of shame.

注:最后一句来源于doctor who,原文为He keeps running, never trun back because he dare not, out of shame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