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希

圈名随时改/冷cp体质/aph+欧美坑/渣文手一只

旧照片

人设,英sir死亡设定。旁观者视角。时间大概是二战结束没几年。

    

先生,我想那时候你们一定很紧张吧?    


        “登陆之前我们都等了好久啦。气候一直反反复复的。你知道,那时候的鬼天气——我们拖了很久,总之,谁都没想到真的是那一天。当时海上到处都是船,我们倒都放松的很,只想着把该做的事情都做到手。最后一封信啦,打牌啦什么的。不过我的未婚妻还是没有收到,我想送信的倒霉鬼准是在哪里被打爆了脑袋。”


那您就是在登陆开始的时候遇见柯克兰先生的吗?

     

        “刚刚开船的时候,我就遇见了那个家伙。长得真是好看,那对绿眼睛就像我母亲最宝贵的项链上的宝石。哦,当然啦。我没有勾搭他,我可爱的小姐。军营嘛——长得那么好看的小列兵没给玩死,肯定是因为他们不敢动他。那时候还很平静,我们离海滩还远的很。人们都开始和别人谈自己的私事。家里的事情,过去的经历,和以后会怎么样之类的闲话。那个金色头发的家伙就跟我搭话。听口音是个英国人,说他家里遇到了不少麻烦。家里有个弟弟以前就天天和他闹,这次又也说要来打仗。他最后还是没拦住,弟弟偷偷跑了,也不知道现在在谁手底下。我说这可说不准,对吧?说不定和咱们一起等着登陆呢。就这么一说,他就不高兴了。皱着眉毛,生怕那宝贝弟弟和我们一起送死。看他那样子,恨不得回去好好把弟弟揍一顿。不过要我说,他那双眉毛真是粗的少见,皱在一起都有点滑稽,估计那个弟弟也不怕他。我们两就在那儿闲扯,到晚上大家都闹起来了,毕竟谁都不知道还能活多久。马修在哪儿抱着风笛吹特拉里的玫瑰,亚瑟——他告诉我他叫这个名字,喝的有点多,举着酒杯喊着要为爱尔兰那位见鬼的埃蒙干杯,理由是他让我们免于战争。”


虽然这么说可能不太合适,但是看上去在途中先生们还是很愉快的,是吗?


       “哎,我们也就在第一天快活点,后来我们就晕船晕的一沓糊涂。呕吐物到处都是,除了呕吐袋和钢盔,连防火桶里的沙子都被倒出来装。说实话,我那时候真觉得我宁愿来一颗流弹。不过亚瑟倒是干干净净的,他告诉我他家族以前做过海盗,出海的本事都刻到了骨子里。当然啦,他又在和我说他弟弟的事情,但是我那时候吐的翻江倒海的,也没听清他到底说了些什么。我们倒是也没熬几天,就快要到海滩了。”


哇,那前一天晚上一定很不平静吧?毕竟第二天就要登陆了。

      “这倒不是。前一天晚上我们还挺平静,亚瑟在我旁边一直祈祷。可见祈祷这玩意也没什么用,我丢了条胳膊,但到底还是捡了条命回来啊。他念的我烦的不行,就趁他闭嘴的时候赶快叫住他。他甩了个白眼给我,又念了两句才算停,还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那时候我累的不行,但偏偏又睡不着,就和他搭话。没聊两句,他就又扯到他弟弟身上。还拿了张他俩的合照给我看。我还记得照片被他放在里衣口袋里。贴身藏照片这事儿我们见的也多啦,当时我也有一张呢。但都是小女朋友或者未婚妻的照片,这么保管兄弟的照片的我还是第一次见。他弟弟长得也没话说,可是和亚瑟倒不怎么像。看着还蛮有活力,不像亚瑟,阴沉沉的。不过亚瑟把照片塞给了我,这我当真没想到。他跟我说他弟弟要是经过这几年还活着,肯定会去美国,这条船上和他搭过话的美国人还就我这么一个。他说要是他死了我还活着,以后见到他弟弟的话就把照片给他。那照片背后还用花体写着阿尔弗雷德,他弟弟的名字。我就奇怪了亚瑟长得又好看着还是个文化人怎么也来这船上拼命了。结果他给我说他以前在伦敦大学里教古典文学,后来开战了书也教不下去就干脆从了军。“


那后来呢?


      ”后来?第二天就是登陆日了啊,你也知道。那天早上我很早就被轰炸机吵醒了。外面到处都是炮弹,跟独立日的烟花似的。然后就是通知——全体舰船出发,我们的天父,你的英名无比神圣。这两句话我这辈子都记得。亚瑟那家伙在旁边背诗,重新踏上这片海滩什么的(注)。不过到五点半计划开始之后,他也再也就没办法管他的诗了。但是我们的人大多在晕船,好多人就躺在那里,也不管身上的海水溅来溅去。我倒是没一开始那么难受,亚瑟一直都不在乎这个。他就一直盯着进攻的舰队,不知道在想什么。“

”登陆艇离开母舰之后可就真没什么好说的了。不过这些该死的船比那些人宣扬的差劲的多。旁边有不少登陆艇在往下沉,那些倒霉蛋还没摸着海滩就先去见上帝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走运。当时还有士兵在我们的船旁边尖叫呢,让我们停下来。我们那船本来想救他们上岸,还没够到他们就被上面的人喊住了。不过也没办法,我们都在敢时间呢。连亚瑟那家伙都也就是看着,没念他见鬼的悔悟祈祷文。“


天哪,真是残忍.......不过上岸之后应该会好一点吧?


       ”战争就是这样的,小姐。上岸之后?上岸了我也就没时间看亚瑟啦。那群见鬼的德国佬终于反应过来还有开炮这回事,整个海滩都和屠宰场似的,到处都是血和半截身子。海里也密密麻麻的都是还没上来的士兵,不少直接给炸上来了。还有一个掉了脑袋的身子砸在我旁边。我都不敢相信我居然还活着。我们本来打算用空军炸出来的弹坑做掩体,结果根本没找着。结果不少人愣在那里。不过没多久大伙也就反应过来等在海滩上就是等死,就站起来前进啦。“

那柯克兰先生可以吗......他以前是大学老师,怎么会打仗呢......


      ”后来没多久我就又看见了亚瑟。他还挺好认的,一身都是血。不过那时候还好好站着,死死的抱着他那枪。德国人的火力那时候可猛了,站在悬崖边上,往下扔手榴弹,端着式麦舍轻机枪往下扫射。我真没想到亚瑟一个教书的枪法倒是还不错。打趴下了两三个德国兵。后来我和他用的一架梯子攀缘,他爬的比我快不少,但是肩膀上看着也挨了一颗子弹。他也没管这些,晃了晃又接着往上爬最后几码。我旁边那兄弟就没那么走运啦,松了手,结果好久才摔到海滩上。爬上去之后就好多了,有弹坑,那些见鬼的德国兵也不见了。要我说,我们的人死了有一大半,剩的那些也大多是缺胳膊断腿的。“


那柯克兰先生怎么还是......


       “战场上可不是谁枪法好就能活下来的,小姐!登陆之后就和以前没什么两样啦。我们给德国人压着打。我本来以为亚瑟应该没问题,他上来时候还打死了几个德国人。结果我一回头,就看见他也爬在那儿啦。我跑过去,看那会儿他胸口那儿给打了个对穿,但还有意识,看着就疼的不行。他看见军医来了还挺高兴,结果军医来看了两眼就摇摇头走了。他也知道自己就是歪在那等死啦,还朝我笑了笑,满脸都是糊的血和炮灰。我看他最后那个口型好像还在叫阿尔弗,一个名字没喊完就不动了。看来他这下是没法回去揍他弟啦。“


那然后……


      ”后来?登陆结束了之后,就没打多长时间啦。我后来又丢了一条胳膊,不过总算活着回来了。“


那您后来有遇见那位小柯克兰先生吗?


      ”世上哪有这么巧的事?和你说吧,我昨天去拿药的时候看见了一个小姑娘。我大概是当兵的时候被亚瑟天天念叨的有点神经过敏,觉得那小姑娘长得有点像亚瑟他弟弟,还上去问了那个小姑娘。结果那姑娘告诉我她叫艾米丽,姓琼斯——那就不是那个阿尔弗雷德的女儿啦。估计亚瑟那宝贝弟弟也交待在战场上啦。“


      ”好啦,我可爱的小姐,我当年的故事能和你说的也就是这些了。你还满意吗?“


注:这是亨利五世里的句子,背景是英国进军法国


评论(3)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