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希

圈名随时改/冷cp体质/aph+欧美坑/渣文手一只

亲爱的,战争结束了

亲爱的,战争结束了。

人设,公务员英*退役军人米,时间线二战结束五年后。
考试周的一个突然的脑洞,扔下背了一半的微生物在自习室的产出,渣文笔见谅。

阿尔弗雷德·F·琼斯痛苦的在床上翻腾。五年过去了,他还是不能适应英国阴沉潮湿的气候。又是一个雨天,受过枪伤的右腿膝盖又在隐隐作痛。才刚过下午五点,亚瑟·柯克兰还有一个小时左右才能回来。阿尔弗雷德又裹了裹被子,可还是冷的不行。毕竟有旧伤在身,一到这种天气总是恨不得整个人钻到壁炉里。亚瑟倒是心疼他,想搬到美国那边算了,毕竟阿尔弗雷德肯定更适合那边的气候,可是考虑到他现在状态——大概还是换个环境比较好。
冷,还是冷。疼。心慌。
窗外突然传来了响声,大概是小孩子在打闹,水球炸裂的声音。
床上的阿尔弗雷德翻了个身,无意识的又拉了拉被子。
他是被亚瑟开门的声音惊醒的,一身的冷汗。
撑起身子,勉强坐起来。“嘿亚瑟,你回来啦?”
阿尔弗雷德试图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像往常一样元气满满,但显然亚瑟无视了他的努力。后者放下公文包,担心的冲进了卧室。
阿尔弗雷德看上去糟糕透了。虽然是冬天,他金色的头发却乱糟糟的被汗水黏在一起,脸上是不正常的苍白。亚瑟摸了摸他的手,冰冷的触感让他吓了一跳。他连忙把阿尔弗雷德塞回被子里,掖了掖被角。
“我没事,就是有点冷……”阿尔弗雷德的解释在亚瑟的注视下心虚的减弱。
“又是那些?”年长者开口问道。
他闭上了眼睛,又睁开,睫毛颤了颤。嗯。
什么梦?
就是那些,没什么。
什么梦?
阿尔弗雷德注视着亚瑟祖母绿色的眼睛,奇迹般地平静了下来。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吐了出来。
地雷,爆炸,那些该死的德国佬。
战争,死去的战友。
阿尔弗雷德,凭借军功年纪轻轻就被授了上尉的军衔,当然不是所谓的懦夫。事实上当年他总是冲的最快的那一个。所有人都觉得他是为战场而生的英雄。除了亚瑟。
他知道亚瑟明白。
虽然亚瑟甚至没有见过真正的鲜血和死亡,也没有见过被生生扯下来的肢体,还有散落一地的碎肉。
可是得了吧,他就是觉得亚瑟明白,虽然他每天都在为唐宁街那群人写战后计划的废话,但他一定明白。
亚瑟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那些每天都在写的专门“抚慰受过战争创伤的人”的句子全都哽住了。他徒劳的张了张嘴,什么都没说出来。
他隔着被子,轻轻的搂了阿尔弗雷德一下。
“再躺一会吧,我出去去买点吃的。”
然后他突然又折回头,看了阿尔弗雷德一眼。
“亲爱的”他顿了顿“战争已经结束了”。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