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希

圈名随时改/冷cp体质/aph+欧美坑/渣文手一只

意外(拥抱)

意外/拥抱

    中心思想就是关于一个抱抱的故事

    果然,有的事情即使是他和麦考夫都在,也推测不到。

    当飞机第若干次侧翻,并有了即将完全翻转的趋势的时候,夏洛克这样想着,并且忍不住看了一眼旁边的麦考夫。

     看来他之前提出的几乎可以通过数据推断未来发生的理论还有待商榷。如果他还能回去商榷的话。

     在1.5G的压力下——他默默估计了一下,有压迫感,但是并不完全影响行动。夏洛克直起身,透过舷窗向外看去。2秒之后,世界唯一的咨询侦探作出了判断,他没办法完善他的理论了。

      太慢了,我亲爱的弟弟。旁边的年长者一如既往的摇了摇头。夏洛克没管他的嘲讽,也没管他为什么会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径自拉下了遮光板,在剧烈的颠簸和一片哭天抢地中,看上去竟是要阖眼休息。

    他刚刚合上眼,耳边就响起了兄长的声音。仍然不紧不慢,仿佛说话者不是置身于一架正在坠毁的飞机上,而是坐在白厅的办公室里。

    “考虑到我们已经进入伦敦的范围了,我以为你会愿意在最后的时候看着你斩杀恶龙的地方。”

    “还有十五分钟,与其考虑我要干什么,麦考夫,不如抓紧时间想想怎么保证你死后几个小时之内的世界和平或者什么之类的,不然我们的好约翰就要被堵在去接罗莎的路上了。”

     “13.3分钟,你总是这么不注意观察,我的蠢弟弟,这么多年了你还是像那些金鱼一样,一点长进都没有。”

     又被兄长智商压制的咨询侦探这次难得的没有立即炸毛。事实上他有点恍惚。正在坠落的飞机,前排座位上被吓哭的小女孩,垂下来的氧气面罩。还有已经扣上衬衫最上面一粒扣子,正在仔细整理领带的麦考夫。他不由得回想起了和他们的小妹妹第一次不那么愉快的会面。只是那时他拿枪指着他,这次他们肩并肩的“闲聊”,几乎像是在玩一次推理游戏。

     接近两年过去了,他很少再见到欧若斯,也从来没有和麦考夫提起那天的事情。他知道麦考夫肯定看见了他对雷斯垂德的委托——哦天哪他又不是不知道贝克街上有多少围着他转的摄像头。不管怎样,这一年多麦考夫以各种理由到他的公寓来的次数多了不少。虽然大多都还是一如既往的嘲讽,一如既往的警告,一如既往的收拾烂摊子。总之,日子还是像夏洛克刚刚在221B住下时那样运转。非要说兄弟两有什么不一样的话,就是那件事情之后,夏洛克更加肆无忌惮了点,他的好医生甚至在麦考夫来拜访的时候说那个胖子太宠自己了!哦天哪他发誓他已经试图删掉关于麦考夫那天那个阴谋得逞般的笑和自己哑口无言(他一定要把坚持说自己脸红了的约翰灭口,他只是不知道怎么接话!)的场景!但是鬼知道他的硬盘是不是中了病毒,总之他现在还能回想起来那个情境。他有点委屈,他又没做什么过分的事情嘛——就是接了一次年轻小姐的委托结果不小心牵扯到了一位常任秘书。好吧,最多加上他不小心捅出来一次的英/美外交危机。

    好吧,他承认,他胡作非为什么案子都敢往身上揽的一个原因是反正他再怎么逆着麦考夫来,最后他还是会把一切麻烦事处理妥当。毕竟就算当年自己杀了马格努森,哥哥也喊着不要向自己开火。

    夏洛克默默的在心里说,他绝不会承认他在潜意识里对麦考夫使用的人称代词。

    ……虽然以后也没机会在让他来给自己收拾残局了,不知道唐宁街的那帮人会不会喜不自胜。三秒钟之后,咨询侦探用他那虽然拉低了福尔摩斯家平均值但是毕竟拉高了了整条街的智商让自己的思绪回到了飞机上,对自己的兄长笑出了两个酒窝。鉴于这大概是自己最后一次和他谈话,他相信麦考夫不会介意受到惊吓。

    虽然纵观全局,考虑到整体情况,综合分析之后被吓到的应该是他自己。咨询侦探把他毛茸茸的脑袋埋在兄长的肩膀里想。

    当然,没有人能指责在夏洛克离开校园后唯一一次想起牛津标准句式竟然是在这种时候。他情商上线之后有了很多个拥抱,约翰,哈德森太太,茉莉,妈妈爸爸,甚至还有妹妹,但是仍然从未想过,他有一天会靠在哥哥的胸膛上,鼻腔里充斥着淡淡的檀木香。很奇怪,隔着严严实实的三件套,他还是能听见兄长比正常情况快百分之十的心跳。夏洛克昏昏沉沉的想,也许他要在人生的最后十分钟里改变一下他对一切人造香氛的看法。

    没错,他确实明白了什么是感情,但是作为一个福尔摩斯和另一个福尔摩斯相处毕竟是比欧/洲/难/民更加复杂的问题。他们之间曾经有过许多粘粘乎乎的拥抱,和无数个落在脸颊或者是额头的亲吻。夏洛克还记得在短暂的童年时光里,他的一大乐趣就是在兄长板着脸写高年级的论文时跳到他的膝盖上。但是毕竟……毕竟这都是在红胡子之前的事情了,毕竟些记忆只属于一手炫耀的挥舞着哥哥给他做的小木剑一手举着哥哥给他的做的小旗子的小海盗。

    现在,若干年后当他已经成长为一个高功能反社会人格的咨询侦探,麦考夫也从变成了国家权力的中心,还有什么样的拥抱可以穿透兄长给自己用整齐的西装三件套做成的铠甲?在他们都变为成年男子之后,小福尔摩斯要用什么姿态去拥抱庄重沉稳,领带一丝不苟、衬衫扣的严严实实的挺拔的兄长?相互嘲讽,死不承认的关心原本是他们两摸索出来的一个恰到好处的平衡点,谁知道有一天会被一个突如其来的拥抱打破?

    而且,这个拥抱由更加……更加冷漠的麦考夫发起。夏洛克泄愤的蹭歪了对方刚刚整理好的领带,无奈的发现他的手臂在大脑制止之前搂紧了对方。麦考夫不禁感到一丝好笑——在一架还有十分钟就要坠毁的飞机上,他的弟弟和他隔着座椅扶手完成了一个二十年未曾谋面的拥抱。于是他拍了拍对方的被,果不其然下一秒听见怀里的卷毛闷闷的声音“我不是小孩子!”

    夏洛克确实早就不是小孩子了,麦考夫想,搂着怀里瘦削而骨骼分明的成年男子,不同于他上次抱他时肉肉的手感,给他找麻烦的本事也不可同日而语。他瘦了不少,和医生住在一起也没让他加强营养。麦考夫又揉了一把靠在自己身上不愿意起来的卷毛,懒懒的想。

    这个持续了三分钟的拥抱结束了之后,夏洛克困难的从哥哥的怀里挣扎着探出泛红的脑袋,盯着他终于不再衣冠楚楚的兄长。当然,困难主要不是缘于不舍哥哥怀抱的温度,而是在现在的情况下,夏洛克估计,3G的压力下,改变姿势并不是很容易的事情。事实上,现在交流都困难了起来,机舱里只回荡着乘客努力的呼吸声。

    大概还剩四分钟,兄弟两在心里估算。现在他们来不及像夏洛克上次假死时那样留下遗言,或者留下字迹。希望约翰记得不要在墓碑前带花,那样实在太蠢了。两位福尔摩斯想。

    三十秒。两颗天才的大脑计算出了结果。没有遗愿——如果不算坟前不要献花的话。只有一个拥抱。


嗯,终于码完了这篇文,希望能在明天去实验室之前整理好数据(手动捂脸)在刷完403之前我以为我神夏的第一篇文会给福华,没想到看完403还是屈服在了麦哥美好的三件套下,扣衬衫扣子整领带那里实在是苏我一脸。这篇文里,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最后兄弟两到底是什么情感,毕竟这两也没有别的参考让他们分得清什么是纯亲情什么是爱情。感觉就是那种很复杂的,比纯洁的手足之情要多一点的那种。好的我就扯这么多,渣文笔见谅。

    

     

    



评论(4)

热度(44)